欢迎光临晋宝斋!
类别:拍卖  艺术品
1月16日纪念张颔先生座谈会暨侯马盟书影像资料展在晋宝斋举行

 

 

 

 1月16日下午三点,纪念张颔先生座谈会暨侯马盟书影像资料展在晋宝斋举行!

 

到会的六十余位专家学者及青年学生就张颔先生的

学术成就、学术思想、高尚的德行及盟书的有关问题进行了座谈!

 

盟书高清照片放大展是侯马盟书发现五十三周年以来首次以这种形式展出。

 

是书法爱好者不可多得的学习机会。展期至1月26日。

 

 


研讨会现场

张颔先生是我国著名的考古学家、古文字学家、资深研究员,曾任山西省文物局副局长兼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所长。先生将考古学、古文字学与历史学研究融会贯通,在晋国史、天文历法、古地理、古文献、音韵训诂学等领域创获颇多,同时在诗书画印方面造诣精深。先后出版了《侯马盟书》、《古币文编》、《张颔学术文集》等著作。其中《侯马盟书》的出版为晋国史的研究提供了新的佐证,被考古学界评选为当代中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考古学界公认,《侯马盟书》对于研究中国春秋时期的历史、政治、文化具有重大意义。

 

山西晋宝斋艺术总公司总经理靳忠,山西省考古所原所长、考古专家张庆捷,山西省考古所研究员、张颔先生之子张崇宁,山西大学教授、省书协副主席高智,山西省考古所研究员吉琨璋,山西省考古所研究员田建文,山西省书协副主席王志刚,侯马晋国古都博物馆馆长高青山,介休市政协副主席郝继文等专家学者参加了本次研讨会。

 

研讨会上,各位专家、学者就张颔先生的学术成就、学术思想、人格魅力及侯马盟书的有关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在谈到张颔先生的学术思想时,专门从外地赶回来的考古专家张庆捷深情回忆:“首先,张颔先生的学术功底深厚,他对新资料特别敏感,我当年整理资料时,他就跟我说过,只要是有关于古文字的、特殊的资料,都拿过去让他看看。其次,他的兴趣广泛,什么类型的书都看,九十多岁了,每天还在背书,而且他的研究范围也特别广泛,什么都研究,内容相差还特别大,但是每个方面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不仅注重大问题,还留意小问题。第三,从学术方法上来讲,张先生是只要定了一个目标,方法不拘一格。只要定了研究课题,任何相关东西都可以研究,哪怕是一块匾、一首诗词,或者是民间老百姓的方言土话,他认为只要有用,就要研究它的流传、变化。第四,他的学术范围,上至先秦,下到明清。古人说‘留心处处是学问’,对张先生来说,就是这样,什么都是学问。”

 

张庆捷先生(左二)发言

 

与此同时,《侯马盟书影像资料展》也在晋宝斋的三层开展,主要展出由侯马晋国古都博物馆提供的100幅高清放大的侯马盟书照片,这是侯马盟书第一次以这种形式在省城亮相。展期将持续至1月26日。

 

1965年12月9日,山西侯马晋都新田盟誓遗址发现侯马盟书,出土盟书一千余件,每件大多在三、五十至百余字之间,分主盟人誓辞、宗盟、委质、纳室和诅咒等五大类,盟誓时间为公元前四九七至前四八九年。

 

由于盟书本身和保存环境的限制,许多已经漫漶不清,“后来经过多方打听,我们打听到文物出版社1976年在出版《侯马盟书》的时候,保留下一部分非常珍贵的盟书照片,然后我们就去把这批资料,一共300多张,完整的拷贝回来。这次我们挑选出字迹清晰且运笔比较优美的一百张扫描、喷绘,完整地展示了当年盟书发现时的情景。”侯马晋国古都博物馆馆长高青山说。

 

这次展览,除了纪念张颔先生,还将为广大书法爱好者和关心侯马盟书的人提供一种范式,从原照字里行间体会到当年书写的用笔规律和布局特点,这也是举办侯马盟书音像资料展的目的之一。


展览现场

 

 

 

 



 

家严颔公两周年祭

文/张崇宁

 

青年时期的张颔

张颔先生

 

 

新年初度,岁在析木,太白临大火之侧,并州干冷无雪,时逢家严颔公逝世两周年之际,社会各界关注文史的朋友们相聚太原晋宝斋,畅叙幽怀,思念家父以及他的为人、学识。

 

说到家严颔公在中国古天文方面的知识,想起老人的一篇小文:《法牵牛》,为使读者明了老人之义,笔者为其加补了一幅相为对应的天文图,该文未曾面世。

 

 

文章说:《史记·刺客列传·荆轲》:“秦王……见燕使者咸阳宫”“正义”引《三辅黄图》云:“秦始兼天下都咸阳因北陵营宫殿,制紫宫象帝居,渭水贯都以象天汉,横桥南度,以法牵牛”。家父案:咸阳之宫为“紫宫,象帝居”,以“紫微垣”象咸阳,以“紫微垣”的北垣“帝星”为帝居,则合于天象,但以渭河比为天河,而云“贯都”者,则不确切,因为天汉(河)不贯“紫微垣”也,如果说,出咸阳南,或近天河则可,所谓咸阳者,因其在渭水之北,九嵕山之南,山南水北,两者皆为“阳”,如果渭水贯其都中,何能为咸“阳”?

 

中年张颔做讲座

张颔先生与考古所同事合影


秦制阿房宫时亦以天象选地形,在天,出“紫微垣”南即临银河(天汉),在地,出咸阳南即渭水。在天,“紫微垣”南有星六,横跨银河故曰“阁道”,过阁道既有“营室”,附有“离宫”六星。于是秦始皇也在渭水上建筑“阁道”,经营阿房宫以应天象之“营室”“离宫”,(崇宁注:见图中中心圆框内即“紫微垣”,下方灰色长带即银河,下方偏右侧有六颗横连的跨过银河的星座即“阁道”,图中右侧三叉状星座即“营室”)“营室”又名“定星”。古人选“定星”黄昏时正南中过子午圈的时候作为兴工动土的季节,故《诗经·鄘风》:“定之方中,作于楚宫”,故“营室”一宿既有象征建筑宫室之义。“紫微垣”只有通过“阁道”与“营室”沟通,故只能说:“横桥南度”以“法阁道”,而《史记》正义引《三辅黄图》作“横桥南渡以法牵牛”者是昧于天象之说。“织女”“牵牛”虽在银河南北,但中间无桥可通,故神话故事中有通以“鹊桥”,故“横桥南度以法牵牛”之说可谓言下无象。

 

2014年11月28日(农历十月初七)

张颔先生95岁生日。

 

崇宁案:《史记》三家注一为南朝宋之裴骃,他对《史记》的注解为《史记集解》;二为唐朝司马贞的《史记索隐》;三为唐朝张守节的《史记正义》此三者皆为一代通儒,对《史记》中难明音义者皆详为注释,对后世研究古史影响很大。而家严颔公今为古史指瑕拨昧,亦体现其渊博知识和读书务求甚解的态度。

 

晚辈为张颔先生洗脚

其乐融融

 

德昭后世  学续千秋

——深切缅怀张颔先生

文/高智

 

张颔先生是我的老师,1月18日是先生离开我们两周年的日子。回忆起十八岁跟随其治古文字学,不觉三十五年过去了。三十三年的师徒情深似海,于我来说,每每回忆起先生总是痛苦的。我常想,人的一生如何度过?怎样才有价值?从张颔先生身上可以追寻到最好的答案。

 

张颔先生主要学术著述书影

 

我们今天为何要缅怀先生,就是要追忆总结和学习张颔先生正派做人、严谨治学的人生态度,就是要将他的学术思想、治学精神发扬传承下去,特别是今天,社会浮躁势利,张颔精神是这个时代最需要提倡的,是摆脱低级、庸俗的指导思想。学习先生、弘扬先生的人生观、价值观,是纠正社会风气,激励年轻人积极向上的宝筏金绳。所以今天我们怎样赞扬和奉举先生都不过分。

 

多少年来,我们提倡弘扬传统文化,怎么发扬?如何继承传统?没有先哲圣贤人格的感召都是一句空话。我们今天这么好的生活条件、学习条件,为何出不来优秀的国学研究成果?为何出不了“大家”?原因就是支撑文化繁荣发展的核心缺失了,外部的粉饰和标榜再热闹,永远都是一种假象和浮夸。改变这种状况,就是要将张颔先生及古代贤哲身上的人生态度、治学思想及人格精神继承和发扬,在我们的心灵中生根发芽!

 

传承不是纪念一下、说说而已!所以我们想在适当的时间,机会成熟,成立“张颔先生研究会”,更好地挖掘、研究、弘扬先生的学术成就和学术思想,让更多的青年学人学习先生,更好地奉献社会!同时,希望能得到社会广泛的关注,也希望更多的有识之士参与和支持这项工作。

 

张颔书法小品  临《虢季子白盘》

张颔先生八十自叙

 

当今文化兴国,大力提倡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发扬,先秦文化是其核心,近些年出土的先秦文字材料越来越多,而且十之八九是传世文献中缺失的,这就需要古文字研究来支持。可以说,先秦、秦汉乃至今天的典籍所发现的问题和所解决的问题,都离不开古文字研究成果,甚至古文字成了今天解决古代文化典籍疑难问题的唯一工具和手段。张先生在病重期间曾嘱托我,“你现在在古文字研究上小有成绩,一定要为山西多培养一些年轻的古文字研究人才”“侯马盟书是先秦时期很重要的一批文字资料,除了在古文字、考古、历史上有极高的研究价值外,也可以作为书法发扬推广,是一个很好的书法品种。”先生去世后不久,我便成立了“谦居书院”,向社会广纳学徒,培养年轻古文字人才,推广侯马盟书书法,所以我们不但要继承先生之志,更重要的是继承先生之业,将其发扬光大,才是对先生的最大感恩和回报。

 

今天缅怀先生,就是重温先生对我的谆谆教诲,更好地沿着先生指引的道路前进。我深知先生对我的期望,知道自己身上的担子很重,要走的路还很长,更知道正是先生教会我该如何去走。这将是我一生的财富,我永远怀念我敬爱的老师。

 

张颔先生是一位诚实做人、严谨治学,热爱生活的优秀学者,古人云:“匹夫而为百世师,一言而为天下法”,张颔先生做到了。他的治学精神和道德文章令后人景仰,是当之无愧的学界楷模,是整个中华民族文化的宝贵财富,定将载入史册,必当德昭后世,功续千秋。

 

张颔先生画像

 

http://admin.jbzart.net
版权所有: 山西省晋宝斋艺术总公司 晋ICP备14008716号 总部地址: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大街376号